欢迎来到濮阳房产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风风雨雨三十年,而立?不惑?宝安忌!

2018年02月07日 20:28 来源:濮阳房产网 编辑:濮阳房产网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中国宝安,曾经那么的耀眼,然而岁月的年轮,无情冲刷着当年无限风光的名字。

作者 | 王帅

     地产,依然左右着国家的经济走向;房价,依然一波又一波的刷新着新高。万科,四千亿市值仍挺立在潮头;曾经的弄潮儿,宝安却为百亿市值苦苦挣扎。风风雨雨三十年,而立?不惑?宝安忌!

老八股、宝延风波

1993年秋天发生的“宝延风波”,是新中国上市公司收购兼并第一案,开启了股权并购的先河。当时政策刚刚宣布法人股东可以进入二级市场,延中实业的股票就一直孤立上涨,市场与公司无人想到可能有人要收购,只以为是有人操纵股价。

 

9月30号一开盘,宝安迅速大口吞进了延中342万股,持股比例一下子达到了惊人的15.98%。上午11点15分,上交所突然宣布延中实业停牌,股价12.91元嘎然而止,之后宝安集团上海公司公告该公司已持有延中实业发行在外的普通股5%以上的股份。对此,毫无防备的延中实业相当气愤,急忙调动资金,布置反击。而延中实业本身由于资本实力较弱,股权又过度分散,导致几乎一直以来就没有控股的股东,结果,宝安一跃就成为了延中事实上的第一大股东,对于毫无防备的延中人来说,多年的心血霎时间落入他人之手,这让公司上下都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尤其是宝安一次性大量购入的控股手法引起了延中人对于其合法性的质疑。

对此,宝安的回应是,在没有得到全部交割资料之前,并不能清楚持股超过5%多少,又该如何发说明呢?延中方面则认定宝安是在狡辩,双方的“口 水仗”是不断升级。当时,媒体大多是对延中持同情态度的。那么与此同时,宝安是步步紧逼,将延中的股票增持至19.8%。延中尽管有兄弟公司的资助,但是也没能拿出能够对抗宝安的反收购的资金。最后,“宝延风波”在证监会的介入和调查下有了定论。

10月22号,证监会作出裁决,宝安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着违规行为,罚款100万元,但证监会同时也宣布,宝安购买的延中股权有效。1994年3月,延中创始人周鑫荣在无奈之下将董事长之位让给了宝安方面的人员。

10万股的增持

2018年2月7日中国宝安最新股价收盘5.40元,当日股价创下了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新低,在年初地产股大涨的情况下,是什么造成了宝安股价如此的萎靡不振?

股东的增持对于股价无疑是打下一针兴奋剂,这意味一方面是股东对公司长期看好,一方面是股东觉得公司的股价被低估,据乐居财经了解,增持公告对于中国宝安来说没有丝毫吝啬

公司于2017年11月17日收到董事局主席总裁陈政立先生的通知,合计增持公司股份10万股,交易均价7.59元/股,合计交易金额759,000元。

公司于2017年12月5日收到董事局主席总裁陈政立先生的通知,合计增持公司股份10万股,交易均价7.298元/股,合计交易金额729,810元;

公司于2017年12月21日收到董事局主席总裁陈政立先生的通知,合计增持公司股份10万股,交易均价7.13元/股,合计交易金额713,000元;

公司于2018年1月11日收到董事局主席总裁陈政立先生的通知,合计增持公司股份10万股,交易均价7.06元/股,合计交易金额706,000元。

如此“巨资”增持下股价的下跌,陈政立不由成了股民调侃的对象......

谁动了我的土地?

陈政立,男,汉族,1985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5年12月加入民建,曾任民建中央副主席。现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宝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席兼总裁,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

1月15日宝安公告称,位于海南儋州的6块已购土地,有可能被当地政府无偿收回。宝安表示这些地块没有完成征迁补偿,也未完成清表和配套设施,不具备动工开发条件。宝安已通过向海南省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或通过诉讼程序依法维权。

据乐居财经了解:“目前还有住户没有完成拆迁,6块土地中的一块已经取得施工许可,已经开工,开发项目名称为山水龙城一期,也在此次被收回的范围内。”

土地无法按时开发的情况并不少见,一般政府和企业都会达成延期协议。处理方式包括无偿收回、有偿收回、延期开发、征缴闲置费等。无偿收回是最激烈的方式,意味着企业当年的投资和多年的财务成本都将难以收回。

这6块土地使用权是2011年通过投标获得,总面积为674.808亩,上述土地账面值6.122亿元,折合91万元/亩。2016年11月份,富力地产在儋州取得一102亩地块,花费4.93亿元,折合每亩474万元。中国宝安从2011年就取得上述6地块,如今升值幅度自然不小。

 

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很多乡镇企业通过向村集体租用土地的方式来开展生产经营活动,一开始的时候,村镇上一穷二白,土地的租金很低,然而一旦企业有了起色,开始赚钱,村民很容易撕毁原来的协议要求涨租金。而且往往涨幅会超过企业的承受能力。后来中国乡镇企业搞不下去,和不明晰的土地产权有很大的关系。

 

本质上,儋州市的这些涉及土地的决议是利益之争,和村集体没有什么两样。对于收入基本靠出让土地和中央转移支付的海南地方政府而言,近两年热火朝天的海南房地产市场,成为了海南省大力清理“闲置国有土地”的重要诱因。海南特别是三亚的房价已经比肩一线城市,好一点的楼盘比如说宝安有项目的,海棠湾,价格普遍在5万/平方米。早先放出去的土地,已经是浮盈丰厚,地方政府,必然想要再参与二次分配。

 

1月30日,公司子公司收到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在本案诉讼期间,停止执行被告儋州市人民政府无偿收回土地。无偿收回土地使用权的案例,并非没有先例,而且就在海南省儋州市,不久前就有因为无偿收回土地使用权,企业起诉政府,并且政府最后败诉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因不可抗力或者政府、政府有关部门的行为或者动工开发必需的前期工作造成动工开发迟延的不可无偿收回土地。《闲置土地处置办法》(国土资源部第53号令)为行政规章,《海南省闲置土地认定和处置规定》为地方规章,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七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和规章。

        中国宝安,曾经那么的耀眼,然而岁月的年轮,无情冲刷着当年无限风光的名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