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濮阳房产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数据 > 正文

一线城市月薪1万和二线城市月薪3千,谁穷?

2018年02月05日 15:30 来源:濮阳房产网 编辑:濮阳房产网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前段时间,我们出了篇爆款文章,叫《第一批财务自由的 90 后》,这些 90 后原生家庭大多中产以上,学历好智商高还努力,不财务自由似乎都说不过去。我们可以以他们为榜样,他们却代表不了大多数的我们。据中。

一线城市月薪 1 万和二线城市月薪 3 千,谁穷?

LinkedIn 9分钟前

前段时间,我们出了篇爆款文章,叫《第一批财务自由的 90 后》,这些 90 后原生家庭大多中产以上,学历好智商高还努力,不财务自由似乎都说不过去。

我们可以以他们为榜样,他们却代表不了大多数的我们。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2017 年各城市的平均工资,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为 8000 到 10000,二线城市要在一线城市的平均工资上打个六折。

平均工资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普通青年们刚刚跨过温饱线,可以开始向中产迈进了。有人一毕业就完成了这个转换,有人却为此奋斗了很多年。

我们找到了这样几个普通人,和他们的月薪故事。

本文由 LinkedIn 原创,作者陆晓璇。武大在读,前娱乐记者,不正常雷剧研究专家,文娱八卦十级学者。原创插图龙猫猫。

苦累交织的

一线生

张女士来自中部省份的一个小镇,十几年前毕业于一个普通二本财会专业。全家人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省城,即便如此,张女士还是毅然决然来了北京。

在几位受访者里,张女士是毕业后起薪最低的。实习 500,起薪 1500,住过三年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为了省打车钱,加班到半夜两点半之后战战兢兢地走了一个小时回家,那是北京最冷的 1 月。

生活不像童话故事,张女士受过了一切北漂族的痛苦,但并没有变成人上人。

她只是按部就班地一点点升职、一点点加薪,看着北京的房价从几千涨到了十万,而她工资的涨幅却远远够不到房价涨幅的零头。

后来她嫁给了一个在通讯业龙头工作的老乡,还有了两套房,但张女士内心还是充满了焦虑。

丈夫外派非洲多年,工资十分可观。但年纪渐长后,精力和身体都熬不住了,打报告调了回来,回国后薪水连降了两级,如果这两年再升不上去很有可能面临失业,而房贷还有几十年要还。

没有北京户口的两口子,35 岁了也不敢要孩子。因为生了孩子不能读公立,一路读私立就又是一大笔钱,房贷加养孩子,几乎就是个无底洞了。

外人看张女士的生活优渥、迈入中产,仔细一看,却发现像是华美的袍,里面爬满了虱子。

冯小姐挺自豪,自己毕业的起薪是老家父母的薪水加起来的两倍。但也只有自己知道,为了进中国最热门行业里的最热门公司,她付出了多少:

之前不是有个北大研究生写了篇文章,说自己学历这么高去互联网公司还被拒绝嘛,还搞得挺声泪俱下涕泗横流的。

我一数,她才面了几家公司啊就觉得被社会抛弃了,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我跟她一个专业的,虽然不是北大清华也是全国 top10 了,非技术工种当然竞争激烈,大家都很厉害的情况下,真的是看运气了,有的时候你就不合面试官眼缘也没办法。

我属于特别不合眼缘的啦,面的好几家公司有六面,我面到第六面挂了,八面的我面到第八面挂了。

从小到大我就是一个特别自信的人,但求职就是一个天天被用人单位提醒你嘛玩意儿都不是的过程。

但我熬过来了,结果是好的不就行吗?

我们问她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冯小姐摆摆手说不想想了。

这一年我过得太累了,为了找一个看得上的工作殚精竭虑、战战兢兢。现在我只想享受生活,租一个带阳台的房子,买一些学生时代买不起的化妆品和包包,明天的事,留给明天再想吧。

张先生的工资在同辈里不低不高,但这也是他努力工作三年之后才慢慢涨到这个水平的。

交完五险一金和房租,再把吃穿用考虑进去,其实一万一个月也剩不了仨瓜俩枣,好在张先生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火柴没头他是个光棍儿。

张先生觉得现在过得就挺开心,吃喝不愁,也不用像大学似的想买个正版游戏、配个高级电脑就得在生活费上拆了东墙补西墙,现在基本想买就能买,想玩儿就玩儿。

我确实是典型的 90 后呀,不想考虑未来怎么样,只想活在当下,尽力满足现在想要的,然后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别的也都无所谓。

我们单位有人天天想升官发财,最后都进去了,你说何必呢?

二线城市里的

二流人生

李小姐是本地人,从小爱看小说和漫画,毕业后理所当然地留在了本地当了杂志编辑。

这几年实体出版物被网络打得找不到北,从业者荷包里的钱也越来越少。

原先听老编辑们说过最辉煌的时候,几乎隔三差五找理由给你发点儿钱,动不动就组织团建旅游。

我来的时候杂志已经日薄西山了,只是这两年坠落的态势越来越厉害,绩效的算法千变万化就是为了少给你发点钱,加班也不再算加班工资。

两千七现在能干嘛,还不够我每个月养车的钱。

做喜欢的事并不能让我经济独立,这是小时候做梦都想当这本杂志编辑的我万万没想到的。

李小姐说,用爱发电不是长久之计,可她也只会做这个,然后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按虚岁算,王先生已经 30 了。在老家,虚岁 30 意味着有房、有工作、有老婆孩子,王先生一个也没有。

王先生的大学同学,早他几年出来工作的,混得好的年薪几十上百万了,差的也是衣食无忧了。

好像只有自己把大学的状态延续到了 30 岁,唯一实现的是大学食堂财务自由,三四千的工资,在食堂里顿顿大鱼大肉也够了。

当初选择学术的时候也想到了这样的结果,但是真的当 30 岁就在眼前,你的一切还是未知的时候,这种恐惧和后悔也是切实存在的。

我问他,如果有可能还会读博吗?

不会了,博士在国外本来就是衣食无忧的人读的,在国内我这种普通家庭的孩子也能读,但我年纪这么大了,既不能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还一直让父母操心,真的太不孝了。

赵先生说,他是那种丢在人堆里就找不到的人,普通的身高和长相、普通的学历和工作,有一个普通的女友,过两年工资再涨一点就准备谈婚论嫁。

一切按部就班。

他从不跟人谈论疲惫生活,也没有什么英雄梦想,最大的希望不过现世安稳。

现在大家好像很容易被微信、微博上的东西洗脑,动不动就要用力地生活,要骂贱人、骂 low 逼。

我没那么大戾气,也没有那么大欲望,我希望爱我的和我爱的人都能过得开心,钱多钱少都是过嘛,反正家里拆了之后还建了十五套房。

恩,赵先生您说得对。

无论什么类型的社会,金字塔尖尖的人都是极少数,大部分人都在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当一颗螺丝钉。

英雄从来就不缺少人歌颂,所以我们选择将视角向下,试图呈现一些目光所及之人的喜怒哀乐,他们拥有着和我们同款的烦恼,成为我们的镜鉴。

本文由 LinkedIn 原创,作者陆晓璇。武大在读,前娱乐记者,不正常雷剧研究专家,文娱八卦十级学者。原创插图龙猫猫。

相关标签: 房价 房贷 房租

LinkedIn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搜索

相关阅读

前段时间,我们出了篇爆款文章,叫《第一批财务自由的 90 后》,这些 90 后原生家庭大多中产以上,学历好智商高还努力,不财务自由似乎都说不过去。

我们可以以他们为榜样,他们却代表不了大多数的我们。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2017 年各城市的平均工资,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为 8000 到 10000,二线城市要在一线城市的平均工资上打个六折。

平均工资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普通青年们刚刚跨过温饱线,可以开始向中产迈进了。有人一毕业就完成了这个转换,有人却为此奋斗了很多年。

我们找到了这样几个普通人,和他们的月薪故事。

本文由 LinkedIn 原创,作者陆晓璇。武大在读,前娱乐记者,不正常雷剧研究专家,文娱八卦十级学者。原创插图龙猫猫。

苦累交织的

一线生

张女士来自中部省份的一个小镇,十几年前毕业于一个普通二本财会专业。全家人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省城,即便如此,张女士还是毅然决然来了北京。

在几位受访者里,张女士是毕业后起薪最低的。实习 500,起薪 1500,住过三年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为了省打车钱,加班到半夜两点半之后战战兢兢地走了一个小时回家,那是北京最冷的 1 月。

生活不像童话故事,张女士受过了一切北漂族的痛苦,但并没有变成人上人。

她只是按部就班地一点点升职、一点点加薪,看着北京的房价从几千涨到了十万,而她工资的涨幅却远远够不到房价涨幅的零头。

后来她嫁给了一个在通讯业龙头工作的老乡,还有了两套房,但张女士内心还是充满了焦虑。

丈夫外派非洲多年,工资十分可观。但年纪渐长后,精力和身体都熬不住了,打报告调了回来,回国后薪水连降了两级,如果这两年再升不上去很有可能面临失业,而房贷还有几十年要还。

没有北京户口的两口子,35 岁了也不敢要孩子。因为生了孩子不能读公立,一路读私立就又是一大笔钱,房贷加养孩子,几乎就是个无底洞了。

外人看张女士的生活优渥、迈入中产,仔细一看,却发现像是华美的袍,里面爬满了虱子。

冯小姐挺自豪,自己毕业的起薪是老家父母的薪水加起来的两倍。但也只有自己知道,为了进中国最热门行业里的最热门公司,她付出了多少:

之前不是有个北大研究生写了篇文章,说自己学历这么高去互联网公司还被拒绝嘛,还搞得挺声泪俱下涕泗横流的。

我一数,她才面了几家公司啊就觉得被社会抛弃了,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我跟她一个专业的,虽然不是北大清华也是全国 top10 了,非技术工种当然竞争激烈,大家都很厉害的情况下,真的是看运气了,有的时候你就不合面试官眼缘也没办法。

我属于特别不合眼缘的啦,面的好几家公司有六面,我面到第六面挂了,八面的我面到第八面挂了。

从小到大我就是一个特别自信的人,但求职就是一个天天被用人单位提醒你嘛玩意儿都不是的过程。

但我熬过来了,结果是好的不就行吗?

我们问她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冯小姐摆摆手说不想想了。

这一年我过得太累了,为了找一个看得上的工作殚精竭虑、战战兢兢。现在我只想享受生活,租一个带阳台的房子,买一些学生时代买不起的化妆品和包包,明天的事,留给明天再想吧。

张先生的工资在同辈里不低不高,但这也是他努力工作三年之后才慢慢涨到这个水平的。

交完五险一金和房租,再把吃穿用考虑进去,其实一万一个月也剩不了仨瓜俩枣,好在张先生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火柴没头他是个光棍儿。

张先生觉得现在过得就挺开心,吃喝不愁,也不用像大学似的想买个正版游戏、配个高级电脑就得在生活费上拆了东墙补西墙,现在基本想买就能买,想玩儿就玩儿。

我确实是典型的 90 后呀,不想考虑未来怎么样,只想活在当下,尽力满足现在想要的,然后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别的也都无所谓。

我们单位有人天天想升官发财,最后都进去了,你说何必呢?

二线城市里的

二流人生

李小姐是本地人,从小爱看小说和漫画,毕业后理所当然地留在了本地当了杂志编辑。

这几年实体出版物被网络打得找不到北,从业者荷包里的钱也越来越少。

原先听老编辑们说过最辉煌的时候,几乎隔三差五找理由给你发点儿钱,动不动就组织团建旅游。

我来的时候杂志已经日薄西山了,只是这两年坠落的态势越来越厉害,绩效的算法千变万化就是为了少给你发点钱,加班也不再算加班工资。

两千七现在能干嘛,还不够我每个月养车的钱。

做喜欢的事并不能让我经济独立,这是小时候做梦都想当这本杂志编辑的我万万没想到的。

李小姐说,用爱发电不是长久之计,可她也只会做这个,然后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按虚岁算,王先生已经 30 了。在老家,虚岁 30 意味着有房、有工作、有老婆孩子,王先生一个也没有。

王先生的大学同学,早他几年出来工作的,混得好的年薪几十上百万了,差的也是衣食无忧了。

好像只有自己把大学的状态延续到了 30 岁,唯一实现的是大学食堂财务自由,三四千的工资,在食堂里顿顿大鱼大肉也够了。

当初选择学术的时候也想到了这样的结果,但是真的当 30 岁就在眼前,你的一切还是未知的时候,这种恐惧和后悔也是切实存在的。

我问他,如果有可能还会读博吗?

不会了,博士在国外本来就是衣食无忧的人读的,在国内我这种普通家庭的孩子也能读,但我年纪这么大了,既不能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还一直让父母操心,真的太不孝了。

赵先生说,他是那种丢在人堆里就找不到的人,普通的身高和长相、普通的学历和工作,有一个普通的女友,过两年工资再涨一点就准备谈婚论嫁。

一切按部就班。

他从不跟人谈论疲惫生活,也没有什么英雄梦想,最大的希望不过现世安稳。

现在大家好像很容易被微信、微博上的东西洗脑,动不动就要用力地生活,要骂贱人、骂 low 逼。

我没那么大戾气,也没有那么大欲望,我希望爱我的和我爱的人都能过得开心,钱多钱少都是过嘛,反正家里拆了之后还建了十五套房。

恩,赵先生您说得对。

无论什么类型的社会,金字塔尖尖的人都是极少数,大部分人都在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当一颗螺丝钉。

英雄从来就不缺少人歌颂,所以我们选择将视角向下,试图呈现一些目光所及之人的喜怒哀乐,他们拥有着和我们同款的烦恼,成为我们的镜鉴。

本文由 LinkedIn 原创,作者陆晓璇。武大在读,前娱乐记者,不正常雷剧研究专家,文娱八卦十级学者。原创插图龙猫猫。